柳 樹 之 歌 Willow Wind





伊朗片 普遍級 77分鐘
導演:默罕默德.阿里.塔勒比(Mohammad Ali Talebi)
演員:哈第.阿里柏 阿米.傑發達


【故事大綱】

在伊朗的北方,幾乎終年下著雨。
 一個到新班級報到的男孩注意到雨正掃進教室裡,原來教室的玻璃窗戶被另外一位同學打破了,按照學校的規定打破窗戶的學生必須負責修復它,否則不准進教室上課,而當天是必須修復玻璃的最後期限。
友情與現實的考驗,自然與體力的挑戰,兩個小男孩如何克服他們人生中的第一關?


【導演介紹】
默罕默德阿里塔勒比1958年出生於德黑蘭,畢業於戲劇藝術學院,電影及電視導演科系。作品有
1985年 釣魚線
1986年 狂路
1989年 櫻草花
1992年 靴子
1998年 米袋
1999年 柳樹之歌

【相關新聞】

阿巴斯的愛才之作 『柳樹之歌』再顯伊朗兒童電影動人風情

對於伊朗電影而言,阿巴斯無疑是教父級的人物,不僅揚名國際,榮獲坎城、威尼斯多項大獎,更不吝伸出援手,提攜電影後輩(去年坎城影展得到金攝影機獎的兩名伊朗導演都曾是阿巴斯的副導,而以『生命的圓圈』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的賈法潘納希的第一部作品『白氣球』則由阿巴斯親自編劇)。即將在「真善美影展」放映的『柳樹之歌』也是阿巴斯創作劇本,交給另一位導演塔勒比所拍攝而成,充分將他電影中樂於助人的伊朗精神實踐在現實環境裡,而成為國際影壇佳話。

『柳樹之歌』的故事是描述一個小男孩不小心打破教室的窗戶,學校規定小男孩必須在期限內將玻璃修復,否則不准進教室上課。到了最後期限這天,一個剛轉學過來的新同學決定伸出援手。面對又是風、又是雨的惡劣天氣,男孩們必須先籌錢,跋山涉水將玻璃買回,打破玻璃的小男孩能夠在期限內及時修復嗎?

伊朗電影極擅長利用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物件,當作電影的中心母題,看似沒啥了不起的東西,往往能夠觸動觀者內心最深層的感情。『何處是我朋友的家』的作業簿、『天堂的孩子』的鞋子,都是經典範例;在『柳樹之歌』當中,導演則用一塊玻璃來發揮同樣的功效,整部電影就隨著這塊玻璃上下起伏,讓觀眾不時擔心玻璃會在狂風吹拂下應聲破裂,還緊張男孩能否及時完成任務。正因為與『何處是我朋友的家』有異曲同工之妙,導演特地找來『何』片的攝影為『柳樹之歌』掌鏡,就是要將那種與自然土地緊密結合的天賦魅力完全發揮出來。

【觀後感】
以前好像看過伊朗的電影,這部柳樹之歌看完到最後完全跟柳樹無關,倒是跟風跟雨有好大的連結...

這部片子前面的連接點事一個沒看過雨的轉學生,在老師上課時望著外面的雨望到著迷,老師索性叫他出去看雨看各夠

另一個是打破窗子的小男生,老師說明天之前要是沒將玻璃裝上去他就永遠不用來學校了...

兩各小男生在與中相遇了,轉學生說他可以找他父親借錢,一切就這樣開始了,借到錢的小男孩經過跋山涉水的旅程只為了要買一片玻璃裝到學校好讓他可以繼續上課....

故事的大綱就是從一片玻璃開始,怎樣籌錢怎樣歷經對一個小孩子來說是很遠的距離的路程為了在天黑之前找到賣玻璃的師父,整部戲其實沒有緊湊的節拍,但是卻可以讓觀看著為了小男孩的玻璃之旅捏了把冷汗,

裏面的場景運用了很多寬大的鏡頭,土黃色的山丘顯示的這國家並不富裕,黑黑的色調讓人感受到一種無奈,小男孩的童真專心努力只為了想要裝好玻璃可以繼續上學

一個孩子的能耐有多大,在現在的社會中也許對我們的孩子已經失去了很多可用的空間,我想這是民主國家跟共產國家小孩的生活經歷的差別

很難想像一個小孩為了一件事情在我們看來很小的事情,他可以如此的認真去解決一路上的困難,也許他沒有用很多小聰明跟捷徑去達到目的,也許他最後千辛萬苦扛回來的玻璃在他去檢鐵錘時應聲破碎,

男孩那時不可置信的眼神,深深的映在我瞳孔中....

這部片子一路看完其實是有趣的,但我想很多人可能會睡著,導演用了起丞轉折淡淡的卻可以讓我為小男孩的經歷有著一樣的擔心....

喜歡電影的人,我蠻推薦這部柳樹之歌的喔...





創作者介紹

我在外面偷吃的日子

sharon785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