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為啥會得獎,斷背山為何會轟動世界....

看過一次斷背山但是我卻不太了解他電影語言之間的深意,街到朋友轉寄給我別人整理出來的影評,發覺他這篇影評

真的整理的很仔細,對於不太了解李安電影語言的人來說,可以很輕鬆的了解到鏡頭與鏡頭之間的秘密...


Ennis Del Mar, 一直被哥哥和姐姐撫養長大的他,在哥哥結婚後終於無處可去,只好上斷背山上找點事情做,掙點錢回去和Alma結婚。他所有的家當就是一個紙袋,裏面是一件襯衫和褲子


Jack Twist,開著他的破卡車來找事情作,這個大小夥子,主動熱情,他看見了站在屋檐下的Ennis,想上去打個招呼。


Ennis是個內向,不善交流的男孩,他發現Jack向他走來,第一個反應是是把頭趕緊低下,讓帽子擋住自己的臉。


在JACK退回到他的卡車旁邊後,他還是看了Jack一眼,畢竟來者或許是工作夥伴,或許是競爭對手。



他們在屋子裏面互相打量,可惜的是目光沒有對接上


Jack主動向Ennis介紹自己,兩個人的悲劇正式拉開了序幕…


兩個人去酒吧的路上,步調一致,但是Ennis始終低著頭跟著Jack走,Jack起了主導作用…在酒吧裏,兩個人有了初步的瞭解,知道了Ennis的可憐身世,Jack不禁表示同情…第二天,雇主送他們上山,一路上風景如畫,成群的羊甚是壯觀….兩個牛仔騎著馬和悠揚的背景音樂很是和諧…他們兩個人的任務是:ENNIS在營地裏負責做飯等等後勤工作,而JACK去山上放羊,除了吃飯時間,其他時間必須和羊在一起,包括睡覺


他們找到了宿營的地方,開始準備。


放牧的地方和營地有4英里的距離,晚上,Jack向山下望去,看見Ennis的火堆和炊煙,就像‘一點小火星在黑色的夜幕中閃耀’


有的時候,ENNIS擡頭看山上,看見JACK騎著馬在草地上穿過就像‘一直小小的蟲子從爬過綠色的桌布’

他去拿食物回營地的時候遇到了熊,受了傷,所有的食物就丟掉了…JACK用自己的領巾給他擦拭傷口。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由於在今天食物都丟了,只有豆子, JACK說他不要再吃豆子了,建議宰隻羊,ENNIS不同意,說‘STICKIN’ TO BEANS’此話可以理解爲:還是吃豆子。此話還是一句諺語,大意是要守規矩,跟著上帝走之類的。所以ENNIS的性格在這裏明顯的表達出來,循規蹈矩,和JACK的叛逆性格相反。當然不同意歸不同意,他還是第二天還是端著獵槍爲了JACK打了一頭鹿。  Ennis對Jack的好還體現在爲了Jack,向食物補給人要湯,因爲Jack不願意吃豆子。而他在上山之前向補給人說他不喝湯… 
JACK就是一個性格直爽不成熟的大男孩,他從第一天上斷背山起就開始抱怨,不停的抱怨…終於 …ENNIS居然主動提出來和他換崗,他不介意山上的條件差…JACK根本沒想到ENNIS居然會提出換崗…呵呵JACK 好可愛,說他做飯不行,但開罐頭在行,結果第二天開罐頭開的滿手的汁


很曖昧的畫面,第二天清晨,ENNIS回營地,JACK燒了大鍋的開水等ENNIS,後面的春光…JACK這個時候腦袋裏在想什麽??


JACK的陽光性格終於影響到了ENNIS,兩個人的交流終於開始多了起來,ENNIS說的話也是一年之中最多的一次…敞開心扉的兩個人終於被友情所溫暖…ENNIS全劇中唯一的一次開懷大笑…是他談起了他的父母,很悲傷的回憶,JACK又蹦又跳逗他笑,可以說ENNIS最快樂的時光就這樣開始了…兩顆孤獨的心慢慢靠近


以後,兩個人的關係發生的質的變化:一晚,兩個人都喝了酒,於是……一切都是JACK主動的…或許他真的有所預謀…酒後錯事第二天早上,ENNIS一句話也沒說就上山了,JACK目送ENNIS離去,目光中摻雜著不安,後悔還有些許的愛意。。


鋪天蓋地的綠,有一點紅,很鮮豔。這個鏡頭有些寓意:羊,一直是上帝最愛的動物,最溫順的動物,在他們初夜的第二天,ENNIS看到了這一頭死去的羊,肚子全部被撥開…ENNIS就一直是一隻循規蹈矩的羊,卻從今天起永遠也不會純潔,總有一天會和這頭羊一樣,而且這頭羊一定讓ENNIS回想到了小時候看見的那個屍體…


這一段:
ENNIS:這只能發生一次,我們還要在這裏呆下去
JACK:這不關別人的事,只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
ENNIS:我不是同性戀
JACK:…我也不是

他們的第二夜,JACK在帳篷裏半裸著躺在那裏,ENNIS在火堆邊,低著頭故作鎮靜(畫外音:進去?還是不進去?),其實這麽晚了,他還沒上山去看羊,誰都知道他想幹什麽了,難怪JACK敢那麽自信的脫了衣服在帳篷裏等著。於是溫馨的,第二夜開始了….就在這裏,JACK第一次說‘it’s all right’據說美國有個女人看了這個電影看到第五遍,終於看到這裏證明了他們是真心相愛的,因爲在這裏他們的吻有一根細細的唾液連絲,只有相愛的兩個人能吻出‘連絲’來…呵呵,美國人也夠無聊的


兩個人開心的打鬧,像兄弟,像朋友但是更像一對情侶….然而這一幕是他們的雇主從望遠鏡裏看見的


JACK又吹起了那個破口琴,ENNIS說如果他不停下來,他就把羊群趕回去,JACK仍然吹,於是ENNIS就這樣溺愛般的看著JACK笑,他容忍著JACK的孩子氣


好時光總是很短暫,他們要提前下山了,ENNIS悶悶不樂,JACK拿著繩索過來和ENNIS鬧著玩。第一次套著ENNIS的身體,第二次套著ENNIS的腳,有人說意味著,他已經套住了ENNIS的心,然後絆住了ENNIS,讓他永遠離不開他。


打鬧終於引發了戰爭,ENNIS鼻子流血了,注意看這兩個人身上的襯衫。在這裏,JACK第二次說‘it’s all right’ ENNIS發火了。打了JACK一拳…爲什麽ENNIS會發這麽大的火呢,而JACK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應呢? 其實JACK這個時候根本不知道ENNIS對於世俗如此的懼怕,他以爲下山後ENNIS還會和他在一起。而ENNIS不同,斷背山上的一切太美好了,下山後他什麽都沒有了,而且此時的他,已經不是上帝純潔的子民了,他怕下去會收到審判…


下山了,ENNIS找不到那件襯衫了,他想大概留在山上了…
下山了,導演開始了對兩個人長達20年的摧殘和對觀衆1個多小時的心理和淚腺的雙重折磨…
JACK明確表示他明年會再來,他多麽希望ENNIS也給他一個承諾,但是…


開著自己的破車,在觀後鏡中,看著離自己愛的人越來越遠,JACK的心多麽的痛…

離開自己的愛人,ENNIS蜷縮在牆角,放肆的哭泣…  


可是,不管斷背山上多麽美好,生活還是要繼續的…. Alma and Ennis 結婚了…


Ennis唯一一次對妻子笑,有人說全片中有基本的色調,JACK是藍色,ENNIS是褐色,而這一幕ENNIS卻戴藍色的帽子,而ALMA戴褐色的帽子…ENNIS心裏只有JACK,而ALMA心裏只有ENNIS。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在外面偷吃的日子

sharon785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